关于 私信 归档 RSS 搜索 - UAPP

Victoria Grant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生活是粗糙的。狄德罗说

史景迁访谈:史学的艺术

有害书籍同好会:

采访、撰文:卢汉超




史景迁(Jonathan D. Spence)是美国耶鲁大学历史系斯特林讲席教授(Sterling Professor of History),在西方中国史学界享有盛名数十年。他曾当选为美国历史学会主席,是该组织成立一百四十年以来仅有的三位获此殊荣中国史研究者之一(另两位是费正清和魏斐德),也是耶鲁大学最近三十多年里第一位出任此职的教授。



史氏为人谦和,洵洵然有儒者之风。由于史景迁这个名字可以释义为“景仰司马迁”,我们的谈话就从司马迁的《史记》开始。...




灰尘、病菌和一切无辜受难者(滑稽仿作其一)

当漆牛皮的钝器架住兽首,
两个世界岿然不动,原子在胶战中不断牺牲。
电子脉冲可以破译,它们之中有谁取胜。
西风冲过战场,
灰尘、病菌、秋草从降解中解脱的生命
在罅隙中瑟瑟作颤。
是漂亮小靴的尖头刺破皮肉之盾,
还是奴隶的自由胁迫蜷缩在地的女神?
贝斯特由风裹住眼睛,显出另一副气度。
正踞坐在与石砂共渡的青春中。
那些可怜的硬汉,被折磨成无数个的旋飞的孤灵。
在拉的爱抚中潜出囚冥。
夸克的躯体虔诚回应,让神启的建筑重生。
她的姊妹的给养中最聪慧的成分,一段草茎
狠狠抓住了同伴们倒下的冢。
踏进硝烟,和平者的嘶吼堤挡同样汹涌的时间。
病菌,粉尘,连同草茎们的灵魂
又在暗处挤成一团。
靴子的架骨在窒息的风向中露出原形,
灰惨惨的钙化物执...

我爱你是疯狂的偶一为之。

无主的秘密唤醒迷狂
朱庇特升起
宁静的奥林匹斯山上
蓝色的光芒指向东方
古老的迷梦啊
且停下
正如躲闪在你御座之前
我永恒的惆怅

栖于妄,知己陋,期信归。

我需要两瓶安神补脑液……

新年己谈

1.什么时候才使你感到自己的世俗化?——当家里人用他们的观点来讨论你的现实与未来的时候

2.就此而言,私以为,大家什么时候甘愿放弃两种手段(以强权凌驾他人意志和腹诽)的时候,大概我们也就可以摆脱改造与逃离的悖谬了。

3.我居然也发现自己有了一种“我要让我未来的子女学提琴”的想法,我是有多么失败啊

4.我们在自由意志支配而做出的选择都是等量交换,当然大部分人是以心理现实作为兑换基础,大概只有极少数的圣者与怪物会不符合这一点,举例:杨威利&奥贝斯坦。

5.过年最好还是一大家子人一起,最好还是放宽了心,拒绝一套春晚,从此改看戏曲频道,从我做起。

时间是一场阵痛

我在追问意义中度过了这样的一年。
如果有什么新年愿望的话,
我期许新的一年,多一些信任。
我得了一种信任恐惧症。
作为一个拙笨的人,我总是少不了面对某些话题。在信任面前是一张熟识的,微妙的面孔,写满了不理解,无意义。
信任一个人的作为与选择,信任其言语中的真真假假,乃至信任她的感情,突然像根锚一样被拽出水面,又沉得我举不起来。
我蓦然想到,许多日子之前,我也是经历过这样的危机的。
不同的人,却在同样的危机里出现,仿佛时空错位,我又能看到,我的轻信与鲁莽是怎样又害了我,只留下了长久的沉默。
时间是一个人的月经,只有我才能承受我的阵痛。
这么说有点恶心,有时候我对自己的态度也是这样,以异己之身份来看别人,嗯,挺恶心...

看到额头我就知道是她

老相册:

葛丽泰嘉宝

1925年,Arnold Genthe摄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教训就是不要把未来做赌注。

一直生活在抽象的无常之中,维以度日的恰似一块海绵。人性庙宇供奉的依赖的,到底又能恒常到何时?

这一奇迹历程之中,此身此灵又在追向何方?围绕着我的生活,什么时候会给予我一副具体的模样?

冷眼看生死,一骑向红尘。

喜欢帕索里尼这种表现方式,俄狄浦斯在众人之中行走,在命运荒漠中独行。

我知道问题不在于如何缩小我和对象之间的距离,而在于为了巧骗对象,如何同对象保持距离。

不久,我就知道,我绝不会被人爱,这种确信就是人类存在的根本状态。

 

缺失了画面,而又非朗读。

曾经恨

老相册:

这个满身忧郁气质的青年男子,把精神的美写到极致;他是王尔德

1882年,Napoleon Sarony摄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 VintagePhotos


摒弃过去大概是一种恶性病症

在进攻之前先退一步的人,不是最可爱的,就是最狡诈的。

WHAT IS YOUR FAVOURITE WORD?

I KNOW DIANE.

Richardⅱ    A boy hiding  by the crown.

尾生之信

分享Arvo Pärt的单曲《My Heart's In the Highlands》: http://163.fm/PygxTFy  (来自@网易云音乐)

心在绝望

离得近才会懂。默罕默德说,山不过来,我过去。

窗外的青山是我的情郎。

年轻人老态的孤独

一股乡愁

如今对格里格的晨曲爱极,就是感谢上帝的赐食。


分享Herbert von Karajan的单曲《Grieg: Peer Gynt Suite No.1, Op.46 - 1. Morning mood》: http://163.fm/Ooa0buZ  (来自@网易云音乐)

清明节前的周末



给母亲打了三次电话

到她终于在那头接通的时候

我痛哭流涕

我想爷爷了。

子欲养而亲不待。

把所有黑泽明都藏在心里

有种可怕的顽疾叫做自以为是,我在梦中曾隔着一张面具窥探过它无常的形象。

My kingdom for a horse.

应该轻得像鸟儿,而不是像羽毛。

年青时没明白的,到了晚年仍不明白,我把它称之为幸福。

尘归尘,土归土。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

我不想放弃,就像悉达多重新复食一样。明天早晨吃啥好呢?食堂一楼的三明治吧。

只是我如今还无法做到宽容两字,人大多如此。谐而不斜,哀而不怨,通而不拒,让众生平等的永远的拥有自己的情怀。既然做不到,那就缓缓吧,毕竟盖棺也没定论。

安静的只有鸟叫的周末,打扫好了宿舍,可以呆在阳台看书了。

如果我放弃成为布道者,她就会失去她的童年

做一只独立的蚌很不易

好好看书,专心考研

荒诞是严肃的,不可解决的绝望的,而通过自杀来解决荒诞这一问题正是把荒诞拖入了死亡之中,这种跳跃是对荒诞的逃避,同时也是把自己抛回本质,接受一切逻辑,理性,真善美。荒诞的罪孽就在于不信神的存在。荒诞是坚持不懈的,它同时是对死亡意识的拒绝。

我的朋友,我害怕你也是一个乔文达

哈哈哈!克拉克,别以为我不知道是你!

悖悖论:

You couldn't justify the murder in a conventional way. No... But you could promise yourself and your God that the lives spared by your preserved sanity would always outnumber the lives taken by your hands.

——超人克拉克

找不到编号,因为是在这里看到的

©Victoria Gran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