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私信 归档 RSS 搜索 - UAPP

Victoria Grant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2018真题(868)

一:填空(每空0.5分,共10分)

请填写出以下作品的作者

1.《物性论》《羊泉村》《坎特伯雷故事集》《意大利遗事》《智者纳旦》《波斯人的信札》《安德洛玛刻》《悭吝人集》(这个书名比较陌生 我想了一下好像并不是莫里哀的悭吝人 具体是不是这个书名我也忘了 这道题目代表性应该不大)《玫瑰之名》《我的名字叫红》

2.古代印度文学之中有“第五吠陀”之称的是作品是(),相传这部作品的作者是(),另外与之齐名的另外一部作品是(),相传其作者为蚁垤,其中的猴神形象()相传为我国文化中孙悟空形象的来源之一

3.在古希腊神话中,创造人类的神灵是(),主神是宙斯,神后是(),...

史景迁访谈:史学的艺术

有害书籍同好会:

采访、撰文:卢汉超




史景迁(Jonathan D. Spence)是美国耶鲁大学历史系斯特林讲席教授(Sterling Professor of History),在西方中国史学界享有盛名数十年。他曾当选为美国历史学会主席,是该组织成立一百四十年以来仅有的三位获此殊荣中国史研究者之一(另两位是费正清和魏斐德),也是耶鲁大学最近三十多年里第一位出任此职的教授。



史氏为人谦和,洵洵然有儒者之风。由于史景迁这个名字可以释义为“景仰司马迁”,我们的谈话就从司马迁的《史记》开始。...




灰尘、病菌和一切无辜受难者(滑稽仿作其一)

当漆牛皮的钝器架住兽首,
两个世界岿然不动,原子在胶战中不断牺牲。
电子脉冲可以破译,它们之中有谁取胜。
西风冲过战场,
灰尘、病菌、秋草从降解中解脱的生命
在罅隙中瑟瑟作颤。
是漂亮小靴的尖头刺破皮肉之盾,
还是奴隶的自由胁迫蜷缩在地的女神?
贝斯特由风裹住眼睛,显出另一副气度。
正踞坐在与石砂共渡的青春中。
那些可怜的硬汉,被折磨成无数个的旋飞的孤灵。
在拉的爱抚中潜出囚冥。
夸克的躯体虔诚回应,让神启的建筑重生。
她的姊妹的给养中最聪慧的成分,一段草茎
狠狠抓住了同伴们倒下的冢。
踏进硝烟,和平者的嘶吼堤挡同样汹涌的时间。
病菌,粉尘,连同草茎们的灵魂
又在暗处挤成一团。
靴子的架骨在窒息的风向中露出原形,
灰惨惨的钙化物执...

我爱你是疯狂的偶一为之。

无主的秘密唤醒迷狂
朱庇特升起
宁静的奥林匹斯山上
蓝色的光芒指向东方
古老的迷梦啊
且停下
正如躲闪在你御座之前
我永恒的惆怅

栖于妄,知己陋,期信归。

新年己谈

1.什么时候才使你感到自己的世俗化?——当家里人用他们的观点来讨论你的现实与未来的时候

2.就此而言,私以为,大家什么时候甘愿放弃两种手段(以强权凌驾他人意志和腹诽)的时候,大概我们也就可以摆脱改造与逃离的悖谬了。

3.我居然也发现自己有了一种“我要让我未来的子女学提琴”的想法,我是有多么失败啊

4.我们在自由意志支配而做出的选择都是等量交换,当然大部分人是以心理现实作为兑换基础,大概只有极少数的圣者与怪物会不符合这一点,举例:杨威利&奥贝斯坦。

5.过年最好还是一大家子人一起,最好还是放宽了心,拒绝一套春晚,从此改看戏曲频道,从我做起。

时间是一场阵痛

我在追问意义中度过了这样的一年。
如果有什么新年愿望的话,
我期许新的一年,多一些信任。
我得了一种信任恐惧症。
作为一个拙笨的人,我总是少不了面对某些话题。在信任面前是一张熟识的,微妙的面孔,写满了不理解,无意义。
信任一个人的作为与选择,信任其言语中的真真假假,乃至信任她的感情,突然像根锚一样被拽出水面,又沉得我举不起来。
我蓦然想到,许多日子之前,我也是经历过这样的危机的。
不同的人,却在同样的危机里出现,仿佛时空错位,我又能看到,我的轻信与鲁莽是怎样又害了我,只留下了长久的沉默。
时间是一个人的月经,只有我才能承受我的阵痛。
这么说有点恶心,有时候我对自己的态度也是这样,以异己之身份来看别人,嗯,挺恶心...

看到额头我就知道是她

老相册:

葛丽泰嘉宝

1925年,Arnold Genthe摄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教训就是不要把未来做赌注。

一直生活在抽象的无常之中,维以度日的恰似一块海绵。人性庙宇供奉的依赖的,到底又能恒常到何时?

这一奇迹历程之中,此身此灵又在追向何方?围绕着我的生活,什么时候会给予我一副具体的模样?

冷眼看生死,一骑向红尘。

喜欢帕索里尼这种表现方式,俄狄浦斯在众人之中行走,在命运荒漠中独行。

我知道问题不在于如何缩小我和对象之间的距离,而在于为了巧骗对象,如何同对象保持距离。

不久,我就知道,我绝不会被人爱,这种确信就是人类存在的根本状态。

 

曾经恨

老相册:

这个满身忧郁气质的青年男子,把精神的美写到极致;他是王尔德

1882年,Napoleon Sarony摄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 VintagePhotos


WHAT IS YOUR FAVOURITE WORD?

I KNOW DIANE.

Richardⅱ    A boy hiding  by the crown.

分享Arvo Pärt的单曲《My Heart's In the Highlands》: http://163.fm/PygxTFy  (来自@网易云音乐)

心在绝望

离得近才会懂。默罕默德说,山不过来,我过去。

窗外的青山是我的情郎。

年轻人老态的孤独

把所有黑泽明都藏在心里

有种可怕的顽疾叫做自以为是,我在梦中曾隔着一张面具窥探过它无常的形象。

My kingdom for a horse.

应该轻得像鸟儿,而不是像羽毛。

年青时没明白的,到了晚年仍不明白,我把它称之为幸福。

尘归尘,土归土。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

安静的只有鸟叫的周末,打扫好了宿舍,可以呆在阳台看书了。

荒诞是严肃的,不可解决的绝望的,而通过自杀来解决荒诞这一问题正是把荒诞拖入了死亡之中,这种跳跃是对荒诞的逃避,同时也是把自己抛回本质,接受一切逻辑,理性,真善美。荒诞的罪孽就在于不信神的存在。荒诞是坚持不懈的,它同时是对死亡意识的拒绝。

荒谬的个人与社会——读加缪《局外人》有感 by WXJ

虽然还没读《局外人》,一直以为出现在二战后不是无缘无故的,战争之后,人性的部分缺失。

浅书社:

阿尔贝·加缪,属于存在于主义中的一员大将,以1942年出版的《局外人》受世人关注,到1957年获诺贝尔文学奖。此书通过对主人公默尔索荒谬形象的塑造,为我们揭示了一个荒谬的社会,为何叫荒谬?原因在于与周围人和周围环境不一致,看起来离经叛道。



  • 个人的荒谬——极端虚无主义


加缪在此书的开头就用灰色的手法淡淡地抛出一句话“今天,妈妈死了。也许是昨天,我不知道。”语言非常简练,却给读者无限遐想:主人公是不是与妈妈关系不好?主人公是不是道...

林上溶溶半轮山月,长夜漫漫,走出一片茫茫江海。孤身啊只影那栖身于我,夜雾中飘散着海的咸气。

独立之人格,世界之精神。

我要推倒以前的结论了,Atony和Ramona不仅是对立,前者也是后者的引导,同时,Ramona也是Jep心中死去多年追求的在另一个躯体中的映射,Ramona作为脱衣舞娘并非是特别的,而Jep对她怀有特殊感情的缘由就是绝美。正如昆德拉意,我们不是姿势的拥有者,恰恰是姿势掌握了我们,所以即使Ramona死,Jep对她的感情早已变成了“姿势”,就是让他不再停留。无处停留,Jep去向何方?所以故事下面来了修女Marria,她是来告诉Jep,什么是根,什么是彼岸,宇宙观,什么是立足点。
——绝美之城. 不知道第几次观影感

米兰昆德拉说姿势占有人体,赫尔曼黑塞说时间根本不存在,伊塔洛卡尔维诺致力于减少一切材质的重量,让世界变轻,都是相通的。

【阅读文选6】弗兰西斯·麦康伯短促的幸福生活

杨玄之:

作者:[美]海明威 
译者:鹿金 

  现在是吃午饭的时候,他们全坐在就餐帐篷的双层绿帆布帐顶下,装出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的样子。 
  “你要酸橙汁呢,还是柠檬汽水?”麦康伯问。 
  “我要一杯兑酸橙汁的杜松子酒,”罗伯特·威尔逊告诉他。 
  “我也要一杯兑酸橙汁的杜松子酒。我需要喝点儿酒,” 
  麦康伯的妻子说。 
  “我想这玩意儿正合适,”麦康伯同意地说。“告诉他调三杯兑酸橙汁的杜松子酒。” 
  侍候吃饭的那个仆人已经开始在调了,从帆布冷藏袋里掏出一个个酒瓶,风吹进覆盖着帐篷的树林,...

要说明生命存在的沉重,必须以轻逸的态势来承担,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其实就是对生活中无法逃避的压迫表现出的一种接近于苦涩的认可。

轻是一种探究万物的哲学,因为世间万物都是由微不足道的原子,乃至夸克构成的,一切都存在无数的变化与可能,就因为这一点,多么偶然的几率,造物才孕育出人类,可能稍微发生一点差错,我们就会成为珊瑚,所以我们与世间万物都只存在些微差别,当你砍下一棵白菜时,它有可能会向你哭诉:“我们是血脉相连的兄弟,我把我的种子献给你,任劳任怨的为你服务,却落得如此下场!“

轻的哲学同样也包含着深思熟虑,通过智慧思辨而上升到普遍关照的人,能够克服个人肌体的死亡(伊壁鸠鲁语,一如佛陀),所以有...

轻逸充分的展示了人类丰富的想象,代表了对于存在的探寻,对世间无数变化与可能的探寻,也是对生活沉重本质的一种苦涩的认可,因为在每个看似微不足道的选择背后,都藏着生命沉重的本质。

你也从河流中得到了这个秘密吗?就是根本没有时间存在?

疙瘩——太阳之剑

帕洛马尔先生的自我沉浸在这个由各种因素构成的世界里。这里各种力相互作用,各种矢量相互结合,一束束线条相互连接,相互交叉形成折射。但是,他体内有个地方,形似一个疙疙瘩瘩的凝块,那里的事物以另一种方式存在着,这就是感觉。
是的,我们都生活在感觉的世界里,推理和思索并不能给我们带来反而往往破坏了兴致。而当各种因素以科学技术先进的名义扼杀了感觉的世界,不管愿不愿意,只能在此生存,分崩离析的一切将何去何从?
在帕洛马尔出生之前就已经存在的漫长世界和那个在他死后更加黑暗的世界,太阳发出一束光线照射在平静的海面上,在哗哗作响的海水声中闪闪发光,物质分化成了无数的眼睛。
这是卡尔维诺对科技人类的控诉啊。

蔡志忠:

《皮肉與骨髓》

哈哈哈哈哈这等实用的技巧!

悖悖论:

我正在与恶心搏斗

渴望获得自由

成为加缪说的荒谬者与周围事物和平共处

或者在老去前死掉

海德格尔用“烦”,“畏”,“死”等概念来描述人对“存在”的体验。而萨特则用 “恶心”这一感觉来描述人对“存在”的体验。而萨特认为,人一旦真正体悟到自己的存在,就必然产生“恶心”感,也只有在“恶心”的感觉中,才能更深刻地领悟“存在”。

海德格尔在《何为形而上学》中有段话说得很好:“深沉的烦恼象寂静的雾,遍布于生存的深渊里,把外在事物、他人和我自己莫明其妙地搅在一种普遍的冷漠之中。这种烦恼显示出生存的全貌。”海德格尔的这段话或许可以帮...

自由的不幸——易被仇恨蒙昧,被媚俗蛊惑,所以你以为什么是真实?——《末代独裁》一句话影评

文明与羊圈

这算是《城市广场》的观后感。
恰逢德国碾压世界杯全场,以色列屠城加沙的消息被滞塞的一晚。
这片古老的大地,诸神遗弃,征战轮回。
多神教对基督教,基督教对犹太教,犹太教对伊斯兰教,反复碾压。
正如米兰昆德拉写过的一样,假如尼采的永恒轮回真的成立,一次十四世纪非洲部落之间的战争就会无数次的重复,战争的面目将会彻底的改变。
历史被诵读,年代久远的宽恕对我们而言,轻若鸿毛。
以信仰作幌的倾轧,是中东的窃世大盗;GODLESSNESS是中国人,无信仰但依旧有盗。
我不是在玩儿文字游戏,因为“游戏”不能形容这样的苦涩。
中国人讲超然物外,是小我的“物外”——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还是忘不掉自我的。
老子,耶稣,统...

当文明成了猪圈
——《城市广场》一句话影评

上帝为母撒旦为父,人可以走多远?
——《魔鬼代言人》一句话影评

人间失格 / 太宰治

黑羊

本间通行:




·人间失格


·[日]太宰治


·[译]烨伊 


·武汉出版社



生而为人,真是抱歉。


想必这句话也适合这篇故事吧。


可怕的是,我在里面读出了一部分的自己。


”我总是尽可能地避免介入人世间的纠纷。被卷入是非纷争的漩涡,让我感到恐惧。”


”对自己从不争取,顺其自然的软弱感到彻底的绝望。“


”可我愈是恐惧他们,他们就愈会喜欢我;而我愈是被人喜欢,就愈觉惶恐,然后不得不想方设法逃离他们。“...

©Victoria Gran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