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私信 归档 RSS 搜索 - UAPP

Victoria Grant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文明与羊圈

这算是《城市广场》的观后感。
恰逢德国碾压世界杯全场,以色列屠城加沙的消息被滞塞的一晚。
这片古老的大地,诸神遗弃,征战轮回。
多神教对基督教,基督教对犹太教,犹太教对伊斯兰教,反复碾压。
正如米兰昆德拉写过的一样,假如尼采的永恒轮回真的成立,一次十四世纪非洲部落之间的战争就会无数次的重复,战争的面目将会彻底的改变。
历史被诵读,年代久远的宽恕对我们而言,轻若鸿毛。
以信仰作幌的倾轧,是中东的窃世大盗;GODLESSNESS是中国人,无信仰但依旧有盗。
我不是在玩儿文字游戏,因为“游戏”不能形容这样的苦涩。
中国人讲超然物外,是小我的“物外”——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还是忘不掉自我的。
老子,耶稣,统统苦涩极了。
为什么我要提耶稣呢——希帕提亚的死,代表着浪漫主义的终结。
我把希帕提亚之死看做中世纪的起点,从此,火把被浇灭,仅有灰堆里埋着点点火星。
希帕提亚之死,也是耶稣之死。
耶稣传教,坐在山上,山下信徒众矣,但是信者众,谁能懂得耶稣?山上只有耶稣。
耶稣爱世人,做了救世主,但是世人不解得他,他孤独,最后赴死了。
耶稣复活,是普罗大众的一厢情愿。
人有原罪,VANITY.虚荣到底来,还是愚鲁。
 再说希帕提亚。
希帕提亚是一位罗马帝国时期埃及的哲学家,数学家,天文学家。
希帕提亚貌美,学生爱她,她说是啊,谁不爱美貌呢。可是希帕提亚更爱智慧。
我们高中哲学课本有一句话说对了,哲学,爱智慧之学。
公元四世纪的埃及,宗教混战,大盗窃世。
希帕提亚能宽恕背弃她的奴仆,被她宽恕的奴仆却没有宽恕的能力了。
这句话是被她宽恕的奴仆说出的,奴仆问,为什么会这样呢?
别人回答他,只有基督才有宽恕别人的能力,你敢把你自己和基督相提并论吗?
所以希帕提亚即基督。
奴仆跪哭在她面前,因为背弃来自自由的引诱。提督跪哭在主教面前,因为背弃来自权力的妥协。
提督爱希帕提亚,想要保护她,就像保护山中的最后一块美玉,但是希帕提亚不需要别人的保护,坦然赴死。
耶稣最后也坦然赴死。
希帕提亚的感情是矛盾的,因为信仰;提督的感情是矛盾的,因为无奈,奴仆的感情是矛盾的,因为自由。
希帕提亚死了,是的,早在十七个世纪之前。耶稣走的太早,太孤独,世人一厢情愿的误解着,握着信仰的刀把一次又一次地对准自己的兄弟姐妹。
中国人是幸运的,因为无信仰,但只是战争免却的幸运,愚鲁还是愚鲁,不能幸免。更何况中国朝代更替,何尝不是轮回的战争。
战争无论胜负,入侵还是抵御,都会造成人性的缺失,我一直都这样认为。
历史是由永恒轮回的战争纺架纺成的丝绸,对我们来说,它轻巧无比,实际上沉重无比。轻重的概念如此混淆,不可承受。
战争给我们抽掉人性中的一块,让我们把重当成了轻。
卡尔维诺在《千年文学备忘录》中提轻逸,他引米兰昆德拉,何尝不是沉重。 
文明成了羊圈,是电影中的一幕,亚历山大图书馆在被基督徒占领后当做了羊圈,人类残存的智慧被撕碎了喂羊。
文明成了羊圈,爱成了愚鲁,宽恕成了自私。
精神贵族,不是谁都可以的。
                                                                                     2014.7.10.0:15   

评论
热度(9)
©Victoria Gran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