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私信 归档 RSS 搜索 - UAPP

Victoria Grant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荒谬的个人与社会——读加缪《局外人》有感 by WXJ

虽然还没读《局外人》,一直以为出现在二战后不是无缘无故的,战争之后,人性的部分缺失。

浅书社:

阿尔贝·加缪,属于存在于主义中的一员大将,以1942年出版的《局外人》受世人关注,到1957年获诺贝尔文学奖。此书通过对主人公默尔索荒谬形象的塑造,为我们揭示了一个荒谬的社会,为何叫荒谬?原因在于与周围人和周围环境不一致,看起来离经叛道。



  • 个人的荒谬——极端虚无主义


加缪在此书的开头就用灰色的手法淡淡地抛出一句话“今天,妈妈死了。也许是昨天,我不知道。”语言非常简练,却给读者无限遐想:主人公是不是与妈妈关系不好?主人公是不是道德沦丧?······从后文对主人公默尔索的描写来看,他是一个极端虚无主义者。他的想法与做法与周围环境格格不入,让人觉得荒谬。


荒谬之一:母亲去世,竟不落泪也不看最后一面。


世上最痛苦的莫过于“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为人子女,当面临至亲去世,常人应该对痛哭流涕、悲痛欲绝,而我们的主人公默尔索不是这样的,表情依旧淡然,似乎这一切与他无关,当他人提供他看母亲最后一眼的机会时,他拒绝了。在守丧期间,依旧我行我素,抽烟、做爱正常进行。


荒谬之二:女友问及是否结婚,回答是无所谓。


女友玛丽·卡尔多娜问他是否爱她,是否愿意跟她结婚,他回答都可以、无所谓。没有“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的浪漫,也没有“天地合,乃敢与君绝”的承诺,默尔索不照顾女友的情绪,愣是说出这些傻话。


荒谬之三:入狱期间,不积极脱罪。


默尔索因误杀入狱,没有积极主动地寻求律师为自己脱罪,而是“一个人即使只生活过一天,他也可以在监狱里呆上一百年而不至于难以度日,他有足够的东西可供回忆,绝不会感到烦闷无聊。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是一种愉快。”[①]在监狱里苦中作乐,似乎监狱里关着的不是他。


在生活里遇到这样的人,我们会觉得他不可理喻,直接将此类人贴上“社会寄生虫”的标签。不过,值此之时,我们是否应该反思一下,这种人真的是“荒谬”吗?为何会变得这么荒谬?我们是不是可以这样认为:多数人在面临父母去世时会感到伤心难过,但如果把人的生死看的超然一点,死亡只不过是一个生命体到达世间后要完成的最后一步,仅此而已;或许内心会痛苦,但不一定要如常人那样去表现出来,不一定要按照既定的社会伦理去作痛哭流涕这样的表演,不一定要按照写好的剧本去配合这样的一次展示。当看透这个社会的荒谬时,默尔索的行为似乎可以理解一些。



  • 社会的荒谬——集体道德审判


荒谬之一:道德审判。


默尔索枪杀他人入狱后,检察官提起公诉,最后被判处死刑。从程序上看似乎理所当然,不过这其中有两大致命的漏洞:犯罪动机与审判依据。从犯罪动机来看,默尔索虽然杀人了,但却不是蓄意的,只是强烈的阳光照在他的眼睛使他睁不开眼,下意识地扣动了扳机,致使他人中枪而亡,他与被害人之间没有深仇大恨。从审判依据来看,是极为荒谬的,竟是集体道德审判。检察官并未作事实判断,而是作价值判断,“是的,我控告这人怀着一颗杀人犯的心埋葬了一位母亲。”[②]检察官并非针对这起枪杀事件控告默尔索,而是站在道德的至高点,似乎是以全人类的名义对默尔索口诛笔伐,类似于“我代表月亮消灭你”,控告的是默尔索以冷漠的态度对待去世的母亲,其荒谬性用现在的一个词来形容再合适不过,那就是“离题”。本应将重心放在杀人这个环节,而大家却将重心放在默尔索母亲去世未流泪等道德上的缺失作为审判依据。


在此案的审判过程中,不“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导致司法审判过程中的混乱,“这样一个司法逻辑与推理的怪圈就像一大堆软软的绳索把可怜的默尔索捆得无法动弹、听任宰割,成为了完善的法律制度与开明的司法程序的祭品。”[③]朱学勤先生在《道德理想国的覆灭》中就用了“道德嗜血”四字来批判卢梭式的道德理想国。以道德为旗帜行多数对少数的暴政,在政治领域很早就提出了警惕。


荒谬之二:宗教强迫。


另外一处比较荒谬的是,默尔索在监狱期间,一名神甫饶有耐心地跟他解释他的罪恶,问他是否愿意在上帝面前赎罪,是否信仰宗教。当默尔索持否定态度时,神甫硬是在他面前宣扬宗教,强迫他接受为止,这好比不喜欢吃这道菜,硬是要别人咽下。


说到底,荒谬的世界源自于社会的不宽容。




[①]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柳鸣九译,浙江文艺出版社2010年版,第74页。


[②]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柳鸣九译,浙江文艺出版社2010年版,第91页。


[③]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柳鸣九译,浙江文艺出版社2010年版,第124页。



评论
热度(6)
  1. Victoria Grant浅书社 转载了此文字
    虽然还没读《局外人》,一直以为出现在二战后不是无缘无故的,战争之后,人性的部分缺失。
©Victoria Gran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