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私信 归档 RSS 搜索 - UAPP

Victoria Grant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时间是一场阵痛

我在追问意义中度过了这样的一年。
如果有什么新年愿望的话,
我期许新的一年,多一些信任。
我得了一种信任恐惧症。
作为一个拙笨的人,我总是少不了面对某些话题。在信任面前是一张熟识的,微妙的面孔,写满了不理解,无意义。
信任一个人的作为与选择,信任其言语中的真真假假,乃至信任她的感情,突然像根锚一样被拽出水面,又沉得我举不起来。
我蓦然想到,许多日子之前,我也是经历过这样的危机的。
不同的人,却在同样的危机里出现,仿佛时空错位,我又能看到,我的轻信与鲁莽是怎样又害了我,只留下了长久的沉默。
时间是一个人的月经,只有我才能承受我的阵痛。
这么说有点恶心,有时候我对自己的态度也是这样,以异己之身份来看别人,嗯,挺恶心的。
但是信任的危机依然存在,我不会再向他人吐槽我的怨念,因为誅心之辞,本就无法放下,更何况,我无法全盘相信交际的意义,如果这场信任的结果是背叛与隔离。
多信,这个词太大了,它意味着想要跳出畏缩、委屈、一厢情愿的伤春悲秋的情绪,
因为理解世界从来,也越来越是我的重题。
理解一词也有很多意义,理解同时赞同是一种,理解但是反对是另一种。
我想,人在此刻的状态中,实用的本能是让我去相信的,相信一切的真实与意义。
然而我真的能一直这样做么?
是的,我一直就是这样做的。
我想,信任不等于蠢,不等于傻白甜,
大约是我对这种危机的摆脱,对人世的理解。
后者尤其难。不理解自我,我怎样去理解整个世界?
信任会带给我足够的勇气。
去冲破他她它的肚皮。

评论(1)
©Victoria Gran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