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私信 归档 RSS 搜索 - UAPP

Victoria Grant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灰尘、病菌和一切无辜受难者(滑稽仿作其一)

当漆牛皮的钝器架住兽首,
两个世界岿然不动,原子在胶战中不断牺牲。
电子脉冲可以破译,它们之中有谁取胜。
西风冲过战场,
灰尘、病菌、秋草从降解中解脱的生命
在罅隙中瑟瑟作颤。
是漂亮小靴的尖头刺破皮肉之盾,
还是奴隶的自由胁迫蜷缩在地的女神?
贝斯特由风裹住眼睛,显出另一副气度。
正踞坐在与石砂共渡的青春中。
那些可怜的硬汉,被折磨成无数个的旋飞的孤灵。
在拉的爱抚中潜出囚冥。
夸克的躯体虔诚回应,让神启的建筑重生。
她的姊妹的给养中最聪慧的成分,一段草茎
狠狠抓住了同伴们倒下的冢。
踏进硝烟,和平者的嘶吼堤挡同样汹涌的时间。
病菌,粉尘,连同草茎们的灵魂
又在暗处挤成一团。
靴子的架骨在窒息的风向中露出原形,
灰惨惨的钙化物执拗地就像它们的祖宗。
沙砾们与钙们面面相觑,学着贝壳的模样闭紧了嘴。
多愁善感总是要命。
繁殖女神死后的安眠,灰飘飘地落在
姊妹、源泉与臣民的尸床。
连壁画上她唇角的玫瑰也被人掳去,
献给他们的少女。
倘使这玫瑰也有灵附,
被抹成尖刻的虚妄。
钙的本性在她们的质料下格格作响,
比起人子的一切许诺,
更搅弄着黑洞般的欲望。
看呐,玫瑰说,
她们撕掉蝴蝶的翅膀,
裹在了黑骷髅的身上!

评论
©Victoria Grant | Powered by LOFTER